http://www.mbherbs.com

多人围观性侵背后:骗女人跟女人内斗才是最恶

  在韩国,telegram上面开了一系列以三个人为首组织的聊天室,拍摄未成年少女的性剥削视频,并在网络上公然售卖。简直是令人发指。因为这样的聊天室实在太多了,统称为N号房。

  而且,这样的聊天室还有等级存在,先是最基础的房间,随后,在房间中发布色情视频的人,会被邀请加入更加高级的会员房间,看到更一些更加“不堪入目”的视频。而最高级的房间设置了入会交费制,支付150万韩币(相当于人民币8400元)才可以进入。

  令人毛骨悚然的是,曾经参与并传播这些视频的人数之多。有一个观看量最高的视频,观看人数高达26万。是一条把蠕虫放进女生身体里,观看女生痛苦挣扎的视频。在他们眼里,女性就是“奴隶”,是被调教的“玩物”。而被残害、被胁迫、被这档子垃圾事毁掉的姑娘数不胜数,甚至有不少都是未成年人。叔想说这帮禽兽还有人性吗?

  26万人是什么概念。意味着每100个韩国男性中,就有一个曾经观看N号房的视频,甚至参与拍摄、传播。他可能是日常生活中的任何一个人,是某个女性的丈夫、爸爸、领导,他甚至可能毫不起眼,是某个司机,某个老师,甚至某个公务员。在他们的道德观念中,完全将自己摘得一干二净,洗脱了罪名,看视频的自己是纯粹的消费者、是付了款的上帝。殊不知自己的快乐根本是建立在那些女性的痛苦之上啊。

  而这些被拍摄、被伤害的女生是谁?她们就是日常生活中每一个普通而善良的女孩子,是女儿、姐姐、妹妹。她们被以各种方式骗去拍摄,并以个人信息和裸照等对她们实行精神和肉体上的控制。她们变成了没有名字的人,被称为“来月经的东西”,或者“奴隶”。

  叔觉得这一切简直是太魔幻了,为什么他们可以做到在网上观看这些女孩遭受凌辱的视频,而毫无愧疚之情?他们意识不到那些女性跟自己的亲人一样,是拥有人权和尊严的独立个体吗?甚至还有人抖机灵,觉得自己很幽默?

  在N号房,每天有1.5万条视频被上传。而这里面,除了色情片以外,还有大量的熟人视频,甚至儿童视频。这些内容,都是在威胁和逼迫下拍摄的。

  在“N号房事件”沸腾、引发众怒之后,还有男性在网络上发布言论说,想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,只是花钱观看视频而已,还委屈到睡不着,甚至觉得有错的都是那些被残害的“女性”?

  这是整件事情最恐怖的地方。施暴者认为自己是无辜的,他们自诩看客,用“买卖”来包装恶性从而为自己脱罪。他们发自内心地认为,这种行为没什么不妥,甚至不会对受害的女性产生怜悯和愧疚。

  韩国男性对女性的物化,已经深入骨髓。叔觉得这种意识的根源,就是根深蒂固的“厌女症”。

  什么是“厌女症”?厌女症指的是对妇女或女孩怀有仇恨、蔑视、歧视的心理。是性别二元制的核心要素,通过分化两性,维持紧密的男性社会联结以及贬抑女性等行为,巩固性别的二元对立,从而延续男权体制和支配。

  最微小的行为,就是比如上学时男生会以欺负女生为乐,比如揪头发、弹文胸带等等,其实就是以这种方式来建立一种“兄弟默契”。叔相信一定会有男生不以这类事情为乐,但假如他不加入,就会被划出男生阵营。

  大家都听过一句话,叫勿以恶小而为之,也是这个意思。上面我们说的那种行为,跟闹伴娘是一样的群体心理与动机。之前包贝尔结婚的时候,杜海涛、韩庚、王祖蓝、包贝尔这几个人一起捉弄柳岩,要把她扔水里变湿身,还是贾玲出来拼命拦住的。这几个老爷们也不知道怎么这么来劲?关键最后还是柳岩本人出来道歉,才平息了这件事情,该道歉的人怎么不道歉呢?

  说白了,男人是通过跟其他男人结盟而成为”男人“。是由其他男人的承认,而巩固自己的男性身份。所以,如果你不属于其中一份子,比如男同,那就他们就会认为你是一个女人。“娘娘腔”这种词汇,为什么那么让人不适?它同时侮辱了一个气质温柔、心思敏感的男性,以及把“女性”变成了一种贬义词。

  什么叫把“娘娘腔”消灭在萌芽状态,什么叫“问题男孩”?直接说训练勇敢、果断的特质的就可以了,为什么还要强行加上一个这样的词汇?先捏造,再消灭。

  厌女症,强调的是社会文化对女性的桎梏和压迫。逻辑是这样的,男性预设女性应该如何生活、担任什么角色,这些规范往往由男性的需要和期待来定义,因为这个是男人的世界。当女人违反这些规范时,他们就会通过各种方式,恐吓、打击、惩罚等等,来表达对她们的敌意,让她们遵守这些规范。

  ▲如果有一项工作可以事业家庭兼顾,那么它应该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工作,为什么偏偏只对女性来说是好工作?

  厌女症不一定以一种强烈的攻击或谩骂的行为体现出来,也不等同于性别歧视,但是是性别歧视意识的核心部分,并以种种司空见惯的观念弥漫在整个社会中。女性也会成为“厌女症”的帮凶。

  厌女症体现在女性身上是什么样?典型的,徐帆面对别人提问,冯小刚身边美女很多担不担心他会出轨。徐帆的回答是:“我们家是男的,反正不吃亏。”合着男性出轨就是去外面占便宜了,女性出轨就是赔了钱,要被天打雷劈?

  再比如,随处可见的绿茶婊测试题,或是女性跟女性之间的互相排斥与打压。默认了女性就是过于敏感、自私、懦弱的性格,同性之间的敌意与恶意成为相互牵制的力量。

  在某些女性少女时期,会经常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念头是“我要是个男人就好了”。其实也是一种厌女情结,她们对自己同胞身上展露出的某些气质倍加厌恶,比如小心眼、善妒、懦弱,从而衍生出对自己性别的厌恶,不愿意多跟同性打交道。

  ▲《使女的故事》,使女身为世界上仅存的还具有生育能力的女性,被迫承担起延续种族生命的任务,为权贵阶层服务。男性并不把她当人看,女主人身为失去生育能力的女性,反而对使女更加仇恨、敌对。使女是人人为之歌唱的圣母玛利亚,也是人人唾弃的妓女。

  厌女症体现在男性身上是什么样?最简单的,男性经常轻视自己的身体,为了表现所谓的“男子气概”,不顾一切的冒险,不肯正视自己的痛苦和创伤。“男儿有泪不轻弹”,也是一种“厌女”的体现。

  比如,用女朋友的数量来作证自己的魅力,“兄弟如手足,女人如衣服。”叔觉得这种厌女情结的隐秘之处就在于,很多男性本身根本意识不到哪里有问题,却在实际行动中表达了对女性的蔑视。

  有时是以一种相当隐蔽的方式,暗含在人们言语的细枝末节。甚至你不敏感的话,还察觉不到那微妙的冒犯。

  比如,日常使用的脏话,更多地源于女性和女性的性器官,语言的使用者也许并没有蔑视女性的意图,但语言本身即是意识。又或是传统相声中经常出现的伦理哽,以成为对方的父亲或是侵犯对方的母亲而在言语上占便宜。

  在欧洲的中世纪,曾经有这样一项惨烈的运动,名叫“烧死女巫”。1484年,罗马教皇英诺森八世颁布一条敕令:“女巫们绝不可被饶恕,她们十恶不赦、荒淫无耻。”他发动所有的神职人员参与到女巫的行动中去。大多数被处死的女巫都是无辜的女性,在当时,污蔑她们甚至根本不需要证据。

  在这之前,女巫在日耳曼文化中是相当受到尊敬的存在,是会制药、读写、行医的女人。基督教开始在日耳曼发展后,教会认为按照基督教的教义,女性应该屈服于男性,于是开始丑化女性形象,并捏造女巫的罪名。三个世纪内约有十万女性被处死,成为宗教改革的替罪羊。

  再比如这次韩国的N号房事件,为什么这些男性毫无悔过之意?这些受害的女性,难道不是成为了被烧死的“女巫”吗?她们成为欲望的牺牲品,被埋进深不见底的阴暗,从此在痛苦和抑郁中生活,但该反省、道歉、痛哭的人,依然好好地活在阳光下,拥有体面的工作,美满的生活。这是凭什么?

  说到,这不只是男性对女性的侵犯和蔑视,更是强权一方对弱势一方的践踏。不只是女性,任何人都可能遭遇N号房的恶劣事件,会有女教师房、女学生房,甚至会有孩童房。

  今天,叔也看到郭晓婷因为N号房事件发了一条长文,讲述自己学生时代被老师倾犯、辱骂的事情。她的做法已经非常勇敢。叔想说的是,面对这类的事情,沉默即是犯罪。每一个围观他人痛苦,却没有伸出援手、给予帮助、打击罪恶的人,都是在助长魔鬼的气焰。

  最荒谬的是,这些人一边需要女性,哄女孩子们怀孕生孩子,一边又把女孩子们踩在脚底,根本没有给任何起码的尊重。每个人的生命,都来自女性的给予,你们有什么资格厌女?

  终结厌女情结从了解这件事情存在开始。沉默是犯罪,唯有发声才能保护我们身边的每一个女性!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